你所不知道的乙一 —— 乙一訪談錄



以17歲的年輕面貌出道,用將殘酷與難受混糅在一起的獨特文風,一下子便擁有了衆多擁躉的乙一先生,加上使用本名(安達寬高)作爲電影人活動的他,從年幼至今,都受到了哪些事物或事件的影響呢?讓我們經由此次訪談,一窺乙一先生的原點吧。

  

   【忘不了的少年時代】

  

    ——說說你印象中最早的讀書體驗吧。

  

    乙一:最早開始讀書是在小學生時代吧,主要看的是漫畫。基本上五年級左右的時候就能夠借閲和看懂圖書館裏的書了。當時非常喜歡那須正幹先生(日本著名兒童文學作家,1942年6月6日生於廣島縣廣島市。小時候熱衷採集昆蟲,自島根農科大學森林學系畢業後,開始從事寫作。著作甚多,以「活寶三人組」系列為代表,該系列在日本暢銷多年,屢獲學研兒童文學獎、嚴谷小波文學獎、野間兒童文藝獎、日本兒童文學家協會獎、產經兒童出版文化獎等,並於一九九九年由NHK改編成電視劇,後來也改編成卡通。另有頗受歡迎的少年偵探題材系列作「寫樂家凹凸偵探團」,該書由海天出版社引進出版了簡體中文譯本。除了提筆創作之外,他也曾在山口女子大學教授兒童文學。現居山口縣防府市。——譯註)的『活寶三人組』(ズッコケ三人組)系列。雖然一冊冊的系列故事大多沒有完整地記下來,不過其作關於時空旅行(time slip)設定的奇思妙想,讓我記憶猶深。此外,對於『火車頭大旅行』(ジム·ボタンの機関車旅行)也有雜亂而有趣的記憶。

  

    ——哦,是外國兒童文學啊。

  

    乙一:嗯,說說自己的記憶吧。當時感覺自己的心靈被小小地刺激了一下。那裏面的世界並不是完全的空想世界,可以說正是因爲整個的框架結構才會衍生那樣的現象吧,小説背後那種合乎邏輯的套路讓我印象深刻。好像有這樣的情節,乘船航行的時候,突然發現船在海面變得無法動彈的怪事,後來找到了原因,船下的網被大量的魚群堵塞了,——讀到如此合乎邏輯的内容令我很愉快。

  

    ——作者是麥克·安迪(Michael Ende,1929—1995,德國奇幻小說及兒童文學作家,其重要作品還有『默默』、『十三個海盜』等。——譯註)吧。

  

    乙一:我也讀了他的『說不完的故事』(はてしない物語,1979),也超級喜歡同名電影(中文譯名「大魔域」。——譯註)。這本書很厚,對於當時的我來説頗具挑戰性。結果發現,電影内容只是原作最初的一部分,長篇的一段,想來電影和小說所要表現的東西不同吧。當然,讀完這本書讓我好好感動了一回(笑),畢竟通讀那樣厚的書,讓我對於閲讀充滿了自信。此前只看過一些文字淺顯的小冊子……

  

    ——還有其他讓你入迷的作品嗎?

  

    乙一:嗯,比如「名偵探照相機」(名たんていカメラちゃん)系列。我想這是我首次正式跟推理結緣吧。過去讀過好幾本推理小說,但我最熱中的還是這個系列。是很適合孩子的作品,主人公卡姆·簡森(Cam Jansen)外號“照相機”,是個有著特殊能力的女孩子,能如照相機一般記住看過了的場景。作爲小學生,還無法説明這樣的設定如何如何,卻完全深陷其中,——特喜歡那樣的世界觀。

  

    ——作者大衛·A.阿德勒(David A. Adler,1947- ,美國兒童文學作家,其代表作就是「名偵探照相機」系列,目前已經出版四十餘部。——譯註)……是譯作啊。對了,你小學的時候據說還很愛看漫畫,電影好像也喜歡吧?

  

    乙一:書、漫畫、電影,還有游戲,我都非常喜歡。電影方面,我喜歡蒂姆·伯頓的『蝙蝠俠』(Batman)等。『回到未來』(Back to the Future)和『奪寳奇兵』(Indiana Jones)系列我還試著買了錄影帶。

  

    ——在那時,是不是就想將來生活在這個領域里呢?

  

    乙一:純粹入迷而已,並沒有考慮將來拍電影的事兒。因為自己一度迷上模型玩具,從那時起周圍的人始終認爲,我長大了一定是從事與模型有關的工作。

  

    ——模具啊?手指間的工作啦?

  

    乙一:父母曾被認為是牙科工程師(笑)。不過,自己確實喜歡細致的工作。

  

    ——哎呀,那么說來,被豊橋技術科学大学招入喲……那么,當時對于寫作沒有興趣嗎?

  

    乙一:那個啊,最近有部重要作品出來哦。

  

    ——哦,哪個呢?

  

    乙一:小學時代被迫寫的小說。好像是五年級或者六年級的時候,老師會每周出一次題,要求寫那種類似於超短篇小說的東西。就是和『小生物語』一樣啦,里面的故事内人最近剛看過。

  

    ——『小生物語』是結集了乙一先生的網絡日記的書喲。一邊寫日常的事,一邊無意地加進不可思議的事。是那樣感覺的超短篇小說嗎?譬如怎樣的内容?

  

    乙一:大概是老師擬了「○○能吃的話」的命題,我就用了「沙子能吃的話」作題目。某日,試著舔沙子,是甜的;試著吃粘土,是辣的。再看看周圍,不知什么時候,大家都開始吃著沙子和粘土了,回家後發現媽媽用粘土作調料呢。我想:哎呀,世界變成這樣了啊。過不了幾天,地球就要被大家吃掉了……

  

    ——厲害!構思好有趣啊,直到結尾都還有有趣的元素哎!!!

  

    乙一:感覺當時的想象力比現在還出色呢。

  

  

    【閲讀貧瘠的中学生時代】

  

    ——說說中学生時代吧。

  

    乙一:我想那是讀書最少的時期。小學的時候在圖書館裏在在都找得到書看,但中學的圖書館卻只有適合大人的書,讀書熱情自然不高咯。那時相當熱衷游戲和漫畫。不過,如果硬要去想的話,好像還是讀了些書的。比如説,我讀了西德尼·謝爾頓(Sidney Sheldon,1917年2月11日-2007年1月30日,美國著名劇作家和小説家。——譯註)的書。因爲當時其改編作品熱播,原著也持續暢銷,結果還是在圖書館試著借到了,意外地發現很容易讀懂,『游戲高手』『朱門血痕』『時間之沙』『假如明天來臨』『午夜的另一面』等,不管是哪本都很有意思。

  

    ——不談這個了,說說游戲和漫畫吧。

  

    乙一:中學時代最愛玩游戲。那時超級任天堂(Super Famicon)適時地推出了「最終幻想」。「最終幻想」、「勇者鬥惡龍」之類的空想世界RPG設定,奠定了自己以後創作輕小說的基礎。

  

    ——經常玩到深夜,一定會被父母斥責吧。

  

    乙一:父母相當擔心呢。

  

  

    【再起讀書熱潮】

  

    ——是什么時候與輕小說接觸的呢?

  

    乙一:是16歲的時候。朋友拿來了『Slayers』(スレイヤーズ,著名輕小説家神坂一的代表作。——譯註)。「Slayers」是超級任天堂開發的又一款RPG遊戲,不過我知道那是根據同名輕小說改編的,朋友拿來的是書。翻看這部名作的時候,冷了許久的讀書欲望如潮水般高漲。這是什么書啊?!我想。讀這樣的東西比看動漫帶勁兒多了。

  

    ——就是從那時起開始遍讀輕小說?

  

    乙一:嗯。我訂購了所有能見到的類似小説,還有連載『Slayers』的『龍雜志』。我還第一次正兒八經地創作了輕小說,去應徵出版『龍雜志』的富士見書房主辦的長篇幻想小說大獎(ファンタジア長編小説大賞),不過連第一輪選拔都沒有通過(囧)……對了,『龍雜志』的某期介紹頁登出了「劍世界」(ソード·ワールド)系列的介紹:請試著立即閲讀『Leprechaun之淚——「劍世界」短篇集』(Leprechaun是愛爾蘭神話中的小妖精,是神仙們的靴匠。而「劍世界」是為同名RPG遊戲設定的架空世界,稱作フォーセリア[法塞利亞],由水野良設定,内含アレクラスト[阿雷克拉斯特]大陸、ロードス[羅德斯]島、クリスタニア[克里斯塔尼亞]等,其背景基于歐洲中世紀風格,但是人的思想卻和近代日本人相似。同名RPG由以著名小説家和翻譯家安田均為中心的遊戲設定作家團體グループSNE的清松美幸小姐制作,富士見書房出版發行,並通過文集、劇本集、小説、同人志等不斷展開和豐富世界内容,在日本擁有最廣大的SF作家群和TRPG玩家群。——譯註)!其中有個相當優秀的短篇「傑拉拉的鎧甲」(ジェイライラの鎧),作者是山本弘先生(1956— ,日本著名科幻作家、幻想小説家、游戲設定家,京都人。畢業於京都市立洛陽工業高級中學電子科,為日本本職SF作家團體“と學會”會長。其重要作品有『時間盡頭的二月』[時の果てのフェブラリー]、『神不再沉默』[神は沈黙せず,獲2004年日本科幻大獎候補作]、『美杜莎的咒語』[メデューサの呪文,獲 2005年日本科幻雜誌讀者獎]、『審判之日』、『愛的故事』[アイの物語,獲2006年日本科幻大獎候補作]、『妖魔夜行』系列等。——譯註)。這對處於十幾世代的我來説,是有決定意義的,因爲自那里開始我完全迷上了山本弘先生,追趕閲讀他寫的小說。大體上,在讀完那個短篇集之后,對於「劍世界」的世界觀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所謂「劍世界」,總之是Table-talk RPG(TRPG)之類的游戲。

  

    ——Table-talk RPG?

  

    乙一:就是5~6人左右處於同一個桌面背景,各自扮演著自己的聖戰士、法師、精靈等登場身份,然后依照既定規則推進游戲。

  

    ——哦,短篇集是那個遊戲的小説化作品吧。還有其他給你印象較深的遊戲小説麽?

  

    乙一:『盜賊們的狂想曲—劍世界RPG劇集蘇查拉加篇<1>』(盗賊たちの狂詩曲―ソード·ワールドRPGリプレイ集スチャラカ編<1>)。蘇查拉加,是劍世界最早設定完備的六人組冒險隊的名字。組員及其他登場人物的話,就像戲劇語言一樣地出現。劇集與小說一樣,在情節方面都具有戲劇性。閲讀這些作品使我的價值觀發生了變化。小說和劇本的創作,有很多即興表演的成分,不時會有讓人意外和捧腹的文字,你會有故事發展情形的暗示就隱藏在TRPG系統之中的感覺。所以没多久,連大塚英志先生(1958— ,日本著名評論家、小説家,漫画家白倉由美的丈夫。其名作有『魍魎戰記』、『多重人格偵探』、『木島日記』、『黒鷺死體宅配便』、『聖痕序曲』等。——譯註)也高興地說出「想寫小說的話,去做TRPG就好咯」之類的話了(笑)。

  

    ——那個也是山本先生的手筆咯?

  

    乙一:嗯。還有『貝魯達伊王國的狂熱!—劍世界RPG冒險<1>』(ベルダイン熱狂!-ソード·ワールドRPGアドベンチャー<1>),也被認為是設定「劍世界」的神作。同時,這也是『龍雜志』的策劃,以徵文活動等形式,請讀者利用其中各種各樣的魔法及其法則,豐富角色形象和故事,續寫和擴充山本弘的小說。那個系統頗具開放性,我也曾想過投稿,但必須首先精讀「劍世界」的TRPG設定集,熟悉其規則。因爲我住在“鄉下”,沒有TRPG書在身邊,只能翻翻雜誌了。

  

    ——真是不錯的企畫啊。

  

    乙一:後來還讀了山本弘先生的『銀河漂流記』(サイバーナイト―漂流·銀河中心星域),第一次讀科幻,就被作品裏銀河系中心部隊返回地球的漫漫征程的情節迷住了。自此,我懷著相當奇妙的心情,陸陸續續讀了不少SF小説。另外,麻生俊平先生(日本小説家。畢業於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系文藝專業。1990年以具有SF風格的冷硬偵探小説『港·町·藍調』[ポート·タウン·ブルース]進入第2屆長篇幻想小説大獎最終決選而正式出道。其作品多為帶有幻想和科幻色彩的輕小説,以青年層為描寫對象,文體質樸清新,同時兼具社會批判性。——譯註)的『ザンヤルマの剣士』,在我16至18歲的時候完完全全征服了我。主人公矢神遼是個高中生,有著足以征服世界的強大力量,不過像「新世紀福音戰士」裏的真嗣那樣的作戰形式,讓我不是很適應。而且原作文字的基調很質樸潤暢,這個系列我真的喜歡,自己和父母家中的書架上都收齊了全套。第一次寫小說,應該就是閲讀輕小說的時候。在那之後,閲讀對象就以推理小説和桃莉·海頓(Torey Hayden,1951— ,美國兒童心理學家、特殊教育工作者、大學講師、作家。生於蒙大拿州利文斯通。以記錄與殘疾兒童、福利院孤兒的交流心得的紀實文藝作品『她只是個孩子』著稱於世。——譯註)居多了。

  

  

   【轻小说之外的閲讀】

  

    ——你是指桃莉·海頓的『她只是個孩子』(One Child,1980)?

  

    乙一:不止這部,『別人的孩子』(Somebody Else’s Kids,1981)、『籠中孩子』(Murphy’s Boy,1983)、『另一個孩子』(Just Another Kid,1988)、『被稱作老虎的孩子』(The Tiger’s Child,1995)等等,我都看了。裏面用孩子們的語言,講述著是父母與孩子的關系,而且都是真人真事喲。也正是因爲這種真實感,當我讀完整個系列的時候,寂寞橫生。

  

    ——嗯,一度成為話題呢。類似的書跟著出了不少。

  

    乙一:還讀了『它——一個男孩的名字』(A Child Called It,1995)(本書分三部,描寫了一個從五嵗開始慘遭母親虐待,而深知其不幸的父親和鄰居竟放任惡行發生的受虐兒的痛苦人生經歷。作者戴夫·佩澤 [Dave Pelzer]。——譯註),也蠻喜歡的。此前我在接受某雜誌采訪的時候,曾提到過桃莉·海頓的書,有位讀者好像讀了那篇報道,並向我指出「與乙一先生相似呢」,說不定我確實有向桃莉·海頓學習文章寫法。

  

    ——學習了哪些部分呢?

  

    乙一:寫作技巧吧。其作很注重章法方面的變化,尤其是結尾的時候,往往能營造出如眼前般真實的閲讀環境。我經常使用這種方法。

  

    ——對了,你方才不是說還讀了大量推理小説麽?

  

    乙一:是啊。大概在我17歲的時候。因爲試玩游戲「鎌鼬之夜」(かまいたちの夜,這是1994年11月超級任天堂推出的一款多機種遊戲,由我孫子武丸脚本、麻野一哉監督。因爲作品大賣,其續作不斷。漢化版本譯作『恐怖驚魂夜』。——譯註)的關係,游戲玩家向我推薦了我孫子武丸老師(1962年生於兵庫縣,原名鈴木哲,京都大學推理研究會出身,綾辻行人的後輩。1989年以速水三兄妹為主角的『8的殺人』受島田莊司推薦而出道,並於同年再發表同系列的『0的殺人』。1990年,相繼發表了速水系列的第三部作品『梅比烏斯的殺人』及另一系列、以木偶和腹部師為主角偵探的『木偶在暖桌下推理』,而木偶系列還包括1991年的『木偶在遠足中推理』和『木偶不眠』這兩部。另外還有一些重要的非系列作如1990年的『偵探電影』、1992年的『殺戮之病』和1995年的『腐蝕之街』等。——譯註)的『殺戮之病』(殺戮にいたる病,日本推理小説史上的“新本格”異作。全無早期作品的幽默風味,代之以極富現實、醜惡的感覺,用近乎變態的筆法向讀者展示了一種別樣的震撼。——譯註)。自此開始到處借閲推理小説。

  

    ——「鎌鼬之夜」是我孫子老師的作品吧?

  

    乙一:對。然后我還讀了被認作新本格世代的作家們的不少作品,很喜歡『殺人十角館』、『占星術殺人事件』、『異邦騎士』、『全部成為F』等,島田莊司先生筆下的御手洗老師、森博嗣先生筆下的犀川老師等角色,造型太萌了(笑)。

  

    ——好像收錄於『ZOO』的「七個房間」(Seven rooms)是受島田莊司先生的某部作品的啓發吧?

  

    乙一:啊...那個啊,是被『雅特布斯』(アトポス,1996)的情節嚇怕了,不知不覺出現在我腦中的東西。

  

    ——有從其他小說中獲得啓發麽?執筆過程中不是會受到影響嗎?

  

    乙一:我一般在寫小說之前讀別人的書。因為小說究竟是怎樣的味道,我經常會忘掉,只有閲讀能幫我抓住那種感覺。當然,難免會有受到剛剛閲讀的作品影響寫作的事情發生。比如説最近讀了沖方丁老師(1977— ,日本輕小說作家、SF作家、漫畫原作者、動畫制作人,生於岐阜縣。1996年以『黑色的季節』獲第1屆角川Sneakers大獎金獎而正式出道。 2003年以『マルドゥック·スクランブル』獲第24屆日本SF大獎。——譯註)的『マルドゥック·スクランブル』,是部很有個性的小說,所以自己一不留神就會寫出那種風格的文字來。好在只有一部分文字明顯不同,我之後進行了修正。

  

    ——聽聞你以前還讀過寶島社的『編劇入門』(シナリオ入門),深受啓發云云。

  

    乙一:裏面有關於好萊塢電影製作的「midpoint」(中點)理論,這在稍有點電影劇本寫作知識的人中很是知名。一句話中設置幾個點,故事的展開將表現得很自覺。想如果用這一理論來創作小説,是不是也可以呢?我純粹地欣賞這一想法,便動手操作了。如此果敢,還真符合理工學科的出身啊。

  

    ——讀這本書的契機是……

  

    乙一:出道作『夏天.焰火.我的屍體』(夏と花火と私の死体)問世之后,一直沒寫小說,也不知道該寫些什麽,然後就被出版社的人催稿,沒辦法寫也得寫(汗)。當時,大腦一片空白,不曉得怎麽做才好,就在走投無路的時候,讀到了這個,一下子茅塞頓開,登時安心了。

  

    ——嗯,安心了。

  

    乙一:也不能這樣說,完全依靠是不行的。主要還是心理上的轉變,起初以爲自己有才能,忽然發現寫不出東西了,還是沒有能力吧,總之很苦惱。你也知道,『夏天.焰火.我的屍體』基本是一個初學者的碰運氣之作,居然意外地得了獎,那樣偶然的機遇不是什麽時候都會發生的。實際上,初次亮相后自己就有些擔心了,以十六、七歲的年紀出道的人大概很少吧,沒有足夠的經驗,自己恐怕沒法走下去了。但是,當我讀到「midpoint」理論時,思忖這種技術或許能使自己生存吧。然后不只是寫短篇小説的時候,連寫小品文的時候、寫刊后語的時候,都能體味到這一理論的作用。當那些稿紙在我筆下一張張出現,心情也像散發著無限威力一樣,甚至以爲「劍世界RPG」的『劇集』及『冒險』之類的作品,也是在『編劇入門』的理論下產生的呢。

  

    ——初次亮相應該是在高等專科學校的時代吧。不過,周圍的人當時知道嗎?

  

    乙一:不知道。

  

    ——筆名的來歷,聽說過源自計算器的名字。

  

    乙一:是的,比普通計算器性能好的袖珍型計算器的名字就叫「Z1」。不過那個沒有太大關係,首要的原因是我討厭筆畫多的字。其實,給輕小說畫插圖的人,使用二個漢字作名字的比較多哦,比方説為『ザンヤルマの剣士』作插圖的弘司先生(是位常為輕小説作插圖的畫家,畫風以水彩畫為主。出版過『預感』、『Little Wing』等畫集。——譯註)。因為喜歡那一位畫家,就用了漢字中筆畫最少的兩個字。

  

    ——嗯,簽起字來很輕松啊(笑)。

  

    乙一:沒有品位就是了。

  

  

  【大學生時代】

  

    ——後來由福岡去愛知上大學。大學時代都讀了怎樣的書呢?

  

    乙一:那時候主要把心思放在與名古屋獨立電影團體的人一起制作獨立電影上,但也有受他們的推薦看了弗拉基米爾·索羅金(Vladimir Georgievich Sorokin,1955— ,俄羅斯後現代派小説家、劇作家。1995年以長篇小說『瑪麗娜的第三十次愛情』轟動文壇。1999年,『藍色脂肪』橫空出世,并一路暢銷至今,引起更強烈的轟動和更激烈的爭論,與更維克多·佩列文并稱為俄羅斯后現代主義的兩員大將。——譯註)的『愛』(索羅金短篇作品集,龜山郁夫譯,國書刊行会1999 年1版1印)。自己一度沉迷期間,不能自拔。所以將之作為具有沖擊性的體驗,強烈地留存在記憶中。之前讀過的所有敘述性詭計,都沒有這本書帶來的沖擊大。關于其內容我可以天馬行空地說上很多,不過考慮到會影響其他讀者的閲讀興趣只好先作罷咯。反正就是你永遠猜不透下一頁會飛出怎樣讓人驚愕的魔法箱子來。

  

    ——常常被別人薦讀嗎?

  

    乙一:因為不同的編輯會有不同的推薦,他們都很喜歡在聊天時談自己最近的閲讀體驗,我有點懶,樂得按照他們的建議找書讀。某次某人舉薦了『百年孤獨』(一譯『一百年的孤寂』,哥倫比亞作家加西亞·馬爾克斯的不世神作,是魔幻現實主義風格的代表。有三種比較好的漢語譯本,分別是上海譯文/浙江文藝的黃錦炎、沈國正、陳泉的三人合譯本、北京十月文藝的高長榮譯本、臺灣遠景的宋碧雲譯本,其中以第一個譯本為最好。——譯註),結果讀了覺得相當有趣,是荒誕與真實的完美統一。小説最後馬貢多被到處都有的螞蟻吞噬,在一陣颶風中消失。我非常喜歡這種整個世界溶釋在滿滿文字間的感覺。我收藏的那個版本的裝幀是黑色的帶有神話色彩的設計,標題、封面和內容……一整套都是殿堂級別的,很讚!

  

    ——嗯,看書、寫作,還有獨立電影製作……

  

    乙一:大學時代自己不是做導演,一開始只是常務助理。過了幾天終于可以出演角色了:穿著染血的襯衫,奔走在城市間,被迫襲擊路人,將女人、手銬什麽的一齊丟到海裏面……比較無稽的情節吧。因爲當時住在豐橋,但攝製地點在名古屋,每周搭乘朋友的便車前往,約有一小時車程。於是就在兩地之間的路上構思小說情節。印象中,自己的短篇「形似小貓的幸福」(しあわせは子猫のかたち)的部分情節就是在這樣的狀況下想出來的,好像還曾向朋友講述了內容,然後收到了「這麽無聊啊」的回答(笑)。終究還是寫成小説了。當時留連於小説和電影之間,幾乎没怎麽學習。

  

    ——在大學沒有加入任何社團嗎?電影社團呢?

  

    乙一:因為沒有製作電影的小組,就加入了名古屋的獨立電影團體。在學校裏,希望對自己杜撰故事有幫助,只加入了TRPG小組。

  

    ——啊...有TRPG的小組?

  

    乙一:我想大概周圍的人也不清楚這個小組是搞怎樣的活動吧,認爲真是個麻煩的存在呢。

  

  

    【被朋友邀請至東京】

  

    ——大學畢業後就從愛知直接過來東京了?

  

    乙一:也不是,考慮了蠻長時間的,最後在不知不覺中……當然也有受到東京朋友的邀請,說有足夠大的房子可供我和他合住的。綜合各方面因素,決定來東京了。

  

    ——有傳聞說你是爲了收聽伊集院光先生(1967— ,本名筱岡建,日本著名演員、廣播節目主持人。曾就職於知名落語家三游亭圓樂的文藝事務所“星企畫”,現為日本大型演藝經紀公司Horipro的簽約藝人。1995年10月開始在TBS等廣播電臺主持了多個深夜檔搞笑節目,頗受日本聽衆歡迎。——譯註)的深夜廣播節目「深夜の馬鹿力」(在這檔節目出現過的知名文藝界人士及其作品很多,收聽率一直居高不下。『馬鹿』在日語中是愚笨、癡呆的意思。——譯註)才來東京的。

  

    乙一:在愛知也能收聽啦,只是噪音實在太厲害了。如果要達到較好的清晰度,非得把收音機放在外面,再拉個長綫耳機到屋裏來收聽。

  

    ——喜歡收聽這個節目有什麽理由嗎?

  

    乙一:它能尖銳地刺激你以前的精神創傷,讓你明白再這樣背著過去生存是全然不行的,你應該自信滿滿地活在世間,心情也無比輕松。

  

    ——在東京寫小説,和朋友合住會分散你的精力麽?

  

    乙一:還好啦,『小生物語』不是寫出來了麽?不過,隔壁那家音響店的CD喇叭好吵哎...

  

  

    【小說和電影】

  

    ——此后幾次搬家,讀書生活有什麽變化呢?

  

    乙一:讀的時候會一口氣讀完,不讀的時候從來不碰。這數個月以來,只看了不多的幾冊。

  

    ——平常除了寫作,還經常拍電影咯?

  

    乙一:寫作和拍片,並行不悖吧。這是從大學時代就養成的習慣。最近已經聼得煩了,周圍老是有人介紹說我剛攝製完成即將公映的獨立電影『立體東京』(3D-TOKYO),是我的第一部電影作品(汗),——那是第三部啦,前面的二部作品,都只放映了一次,就被閑置了……從大學時代開始,我給予電影作品和與小説作品同樣的關注度和熱衷度,感覺最近對於電影已經達到了拍攝自如的水平。拍片,像是在寫小說一樣的……

  

    ——『立體東京』是跟櫻井亞美(日本小説家。1996年以『無暇世界』出道。小説幾乎都以「十代之少女」為主人公,情節也多以時代為背景的純愛描寫。2006年『虹之女神』拍成電影後好評不斷。——譯註)合作編攝的電影作品「東京小說乙櫻學園祭」的后半部(對於為什麽取「乙櫻學園祭」這個名字,似乎已經沒有説明的必要了。『立體東京』描述了一個少女和住在東京的母親幾乎斷了聯係,偶然聽説了某個事件,便決定隻身前往東京探訪。可自己的包包卻被小偷偷走了,裏面有承載著與母親的重要回憶的物品。在陌生的都市的茫茫人海中,少女彷徨在東京的街道上。這時她想起了自己的孩提時代……該片的女主角由乙一的夫人押井友繪親自出演,小偷由乙一的好友瀧本龍彥飾演,而另一位好友佐藤友哉也被他拉來客串某一角色,真是内擧不避親啊。「乙櫻學園祭」的前半部名為『美人魚與王子』,講述了一個一直自我封閉過著厭食生活的女孩,終於鼓起勇氣決定和男孩交往的故事……整部影片全長62分鐘,已於2007年6月在日本全國公映。——譯註)吧,是這個名字没錯麽?作為讀者,對於你以後的小說,很期待呢。

  

    乙一:長篇小說早在去年就寫好了一部,可能還需要半年以上的時間進行修改,因爲幾個主要角色的設定頗多改動,需要花點時間最終敲定哦。不過在今年末或者明年初,應該就可以出版了(乙一根據『JOJO奇妙歷險』第四話「永恒之鑽」的小説化作品即將於2007年11月26日出版,不曉得這裡提到的是不是這部作品。——譯註)。也有幾個電影劇本,尚在編寫中。

  

    ——哦。很高興聼到這個!

  

    (以上内容由本人譯自「WEB本の雑誌·作家の読書道」第69期,訪談和完稿時間為2007年7月27日。在本人翻譯過程中受到了曲辰、維特組和Violet等幾位朋友不厭其煩的幫助,在此一併表示由衷的感謝!)


X 向我的友邻推荐小组话题:你所不知道的乙一 —— 乙一訪談錄 摘要: 以17歲的年輕面貌出道,用將殘酷與難受混糅在一起的獨特文風,一下子便...


评论
热度(9)

© 坂口UN-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