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昔日黄昏的公园中


小学的时候,在我家附近有一座挺整洁的公园。

公园被楼群所环绕,因此一到黄昏时分,公园四周的汽车声与人们的喧哗声都会随之平静下来。

在这样一个幽静的场所中,或许还会有哪个小孩子落下的一边鞋子掉在地上。

我要说的就是这样一个公园。


虽然一到晚饭时间和我一起在公园玩耍的朋友便都回家去了,我仍不得不留在公园打发时间等待迟归的双亲。


就在我玩腻了荡秋千的时候,好像被什么东西呼唤似的,我来到了沙池。

这座公园的一角有座沙池,但是平常孩子们总喜欢荡秋千或者玩滑梯,根本没有人会想起还有这座沙池。


在那太阳无声无息透过大厦之间的缝隙,把世界染红的黄昏中,我开始独自在沙池玩了起来。沙池上有个不知是谁放置的黄色塑料水桶。

我把鞋子脱了,赤脚站到沙池上。细小的沙子透过脚趾间的缝隙涌上来,感觉很舒服。


沙池到底有多深呢?在我玩用手插入沙池的游戏时突然觉得很好奇。我垂直的把手腕插进沙池,努力往下钻,最后连肩膀也埋进沙里仍没见底。后来跟爸爸说了此事,却被他一句“沙池怎么可能没有底呢”给打发了。

我觉得爸爸是错的,因为实际上我的手腕已经深深的插到沙池中了。而且在经过多次同样的行为后证明我才是正确的。


已经忘了那到底是我第几次重复同样的行为了,只记得那个时间连公园旁边长的树也被夕阳绘上了厚重的阴影。那一天我仍旧尝试把右手连肩一同埋入沙池中,却感到手指头碰到了什么东西。

沙池里好像被埋了什么,那个东西既柔软又冰凉。

我为了确认那到底是什么而拼命把手伸下去。

就在已经深到中指指头勉勉强强可以摸到的地方,我感到那是一个有弹力的柔软的东西。

虽然想拉上来,但我的手却老够不着。相反,我的手指却有种被什么东西所缠绕的感觉。

把手收回来确认,竟然发现那是女生的头发。

手上缠绕着的这几根头发,虽然因为沙子的关系而很脏乱,但我却相信那是女生的头发。


我再次把手伸进沙池希望能够再次触摸那个被埋进去的东西,但这次不管我如何深入,指头都再也摸不到任何东西。


遗憾感油然而生。


在一片红色的视线中,环绕着公园的每座高楼每个窗户都是紧闭着的。就好像一个巨大的墙壁把我和沙池隔离出来。


突然我感到伸进沙里的右手似乎被什么给碰到了。一开始只是像被鱼用嘴捅了的,、小小的感觉。

可是随即,沙里有什么东西大力的把我的手腕给抓住了。

我的手被死死的抓紧固定,即使想把手抽回来也无法抗衡那股力量。


四周一个人都没有,即使想求救,声音也只会透过大厦外墙回荡到公园而已。

在沙里握紧的我的拳头被不知什么力量给撑开了。

我感受到手掌上有小小的不知道是谁的指尖的感触。

指尖在我的手掌上规律的运动,也许是在写字吧?我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把我拉出来”

沙池里的某人在我的掌心上这样写到。

我把左手一同深深的伸入沙池,在抓住我右手手腕的手背上写下了

“不行”

二字。


沙池中的某人似乎很遗憾的松开了我的手腕。

得到自由的我立即离开沙池跑了回家。


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靠近过沙池。

再后来,公园要被改建成商场时我曾经去看过沙池,却发现那个深度根本不可能埋下什么东西。


完。


评论
热度(2)

© 坂口UN-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