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酷的小姑娘骂骂咧咧,哐地一声拉着卷闸门一砸 ,斜着包歪着头戴耳机,小姑娘的闪瞎眼大耳环给太阳先生下了个套,铁卷帘门上的油漆涂鸦被越走越西的太阳先生拍的真的好美的好美,为什么太阳也学会拉长镜头了,对涂鸦孤独者抱着远观不可亵玩的单恋心,无比希望墙壁是绿色的,最好还有锈掉的油漆桶,但是吧,最好不是香草味的,当然我可接受鱼腥草味的嘿嘿

评论
热度(2)

© 坂口UN-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