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酷的小姑娘骂骂咧咧,哐地一声拉着卷闸门一砸 ,斜着包歪着头戴耳机,小姑娘的闪瞎眼大耳环给太阳先生下了个套,铁卷帘门上的油漆涂鸦被越走越西的太阳先生拍的真的好美的好美,为什么太阳也学会拉长镜头了,对涂鸦孤独者抱着远观不可亵玩的单恋心,无比希望墙壁是绿色的,最好还有锈掉的油漆桶,但是吧,最好不是香草味的,当然我可接受鱼腥草味的嘿嘿

關於乙一的資料

  乙一(おついち、1978年10月21日 - )日本小説家。本名安達寛高,常以此名義作爲導演和編劇為世人所熟知。福岡縣出生。血型為A型。

  

  

  [簡歷]

  

  大学時代在愛知縣豊橋市居住。先後畢業於久留米工業高等専門学校材料工学科、豊橋技術科学大学工学系生態學專業。學生期間,曾是SF研究会的骨幹。畢業一年後轉居東京。

  

  1996年憑藉『夏天.煙火.我的屍體』(夏と花火と私の死体)獲第6屆JUMP小説·非小説大獎(集英社),以17歳(執筆時只有16歳)的年紀初次亮相,並得到了選考委員栗本薫等人的強力推薦。2002年出版了技驚四座的『GOTH斷掌事件』(GOTH リスト...

游走于冷酷與溫情之間——日本“鬼才”作家乙一及其作品解讀



如果要在日本推理作家中找一個最具傳奇色彩的人物,那么非乙一莫屬了。他早在17歲的時候(1996年),就以一部技驚四座的作品《夏天.煙火.我的屍體》(夏と花火と私の死体)獲第六屆JUMP小説·非小説大獎(該獎項由集英社創設,獲獎作品以“輕小説”居多,乙一也因此被列入輕小説作家行列)的神作而正式出道,立即受到栗本薫、小野不由美、我孫子武丸、法月綸太郎等諸多名家的熱烈推薦。即便是當今日本推理小説界的王者東野圭吾,在出道時的風頭方面恐怕也是難以望其項背的(東野以《放學後》獲江戶川亂步獎而出道時,自己已經27嵗了)。反觀中國,或許惟有韓寒與之境遇相似,當年他以《杯中窺人》一文獲得首屆新概念...

你所不知道的乙一 —— 乙一訪談錄



以17歲的年輕面貌出道,用將殘酷與難受混糅在一起的獨特文風,一下子便擁有了衆多擁躉的乙一先生,加上使用本名(安達寬高)作爲電影人活動的他,從年幼至今,都受到了哪些事物或事件的影響呢?讓我們經由此次訪談,一窺乙一先生的原點吧。

  

   【忘不了的少年時代】

  

    ——說說你印象中最早的讀書體驗吧。

  

    乙一:最早開始讀書是在小學生時代吧,主要看的是漫畫。基本上五年級左右的時候就能夠借閲和看懂圖書館裏的書了。當時非常喜歡那須正幹先生(日本著名兒童文學作家,1942年6月6日生於廣島縣廣島市。小時候熱衷採集昆蟲,自島根農科大學森林學系畢業後,開始從事寫作。著作甚多,以「活寶三人組」系列為代...

A MASKED BALL -及厕所中香烟的出现与消失-

1


初次抽烟是在六年前,我还是小学五年级生的时候。

深夜从补习班回家时发现父母都出去了,桌上放置着一盒父亲的SALEM LIGHT香烟。并不是因为很早之前就想尝试或想了解香烟的味道。只是纯粹的无事可干,于是便抽起来了。

以为一定会受不了而咳嗽,但意外的我的身体竟然毫无抵抗的接受了它。

除了发现原来抽烟就是这么回事之外我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那天晚上我把烟蒂塞进空罐里,看完漫画便睡觉去了。

为了把房间的烟味消除掉,当晚我一直开着窗户睡觉。


从以前开始我就有在补习班学习书法与珠算,但是到高中仍能坚持下来的只有抽烟而已。

当然,像我们这些高中生,如果在教室里抽烟的话绝对会因违反校规而被抓的...

blue

1

    凯莉腋下抱着刚买的制作布偶的材料,走进了那家店里避雨。虽然这家店没挂招牌,不过看店里的样子,似乎是家古董店。若不然的话,就是专门放置街上破烂的仓库。

    凯莉还以为是店里边古董的一部分动了呢,原来是店主。一位耄耋老者。

    凯莉决定与店主聊聊天,直到雨停。她是第一次进这家店。凯莉制作布偶,然后卖掉换酒喝。她为了买制作这些布偶的材料,曾多次光顾这条街,但可以说她今天才发现这家店的存在。这些年来,她身上酒味从未消失过,所以也难怪她没注意到这家店。

    凯莉...

cloest

“啊,嫂子,你终于到家啦。我想跟你一起谈谈电话里提到的那件事,你来一下我的房间。”

  龙次打开自己房间的门,跟美希打招呼道。龙次的房间是一个跟主屋分开、独立的房间。一打开门,外面就是院子了。夜晚寒冷的空气进入房间,稍微降低了室内的温度。

  美希从打开的门走了进来。她披着一件薄外套,似乎刚在十一月的寒冷空气中从车站步行到家。她把右手拿着的红色大旅行箱放到地板上。

  “我到家之后还没进主屋呢,好想休息休息啊。这个房子建在山丘的顶上,爬坡快累死了,脚都走不动了。”“你提的手提箱好大啊,难道你想搬到这个旧房子来住?没关系啊,爸爸妈妈会很高兴的。或者难道说你不想跟丈夫的父母住在一起?”

  美希用脚尖轻轻...

F先生的口袋

    那个心愿——可能实现吗?

    是否拥有过很多——不一样的梦想?

    如果全部全部全部——通通实现的话?

    乙一的“不可思议的口袋”里头,有这无限宽广而清澄的世界!


    — Prologue —

    可能是因为建立在山丘上吧,我的房间通风良好,在夏天只要打开门窗户,

就不需要电风扇。即使地板有灰尘,只要打开阳台的窗户,以及另一边的气窗,就会

有风吹过室内带走尘埃。刚洗完澡站在窗户旁,风就会咻...

so far

1

  

  到现在我也长大一些了,我进了小学,不久都要升初中了。因此我现在可以用另一种视角去审视当时那种不可思议的情况了。当时我只不过是个上幼儿园的小孩子,对什么都感到害怕,感到不安。我之外的人个子都比我高,跟他们讲话我得仰着头,而且如果大人们叉着腰一副不耐烦的话,我就担心自己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所以即使我向大人解释,也从没有过好结果。

  我以前总感觉床下面、光线照不到的地方有某种东西存在。我感觉可以不用手去碰立着的铅笔,只要嘴里念一句“倒下去吧”,铅笔就会真的倒下去。当然这些事情大多数都是不可能的,但也不是完全没发生过。我很喜欢科学,但我觉得这个世上还有一些事情无法用科学来解释。

  

  那是上...

优子

那一天,刚踏入家门的政义眼前所见的是正被火焰包围着的优子的身影。政义大声呼喊着冲向优子。虽然火焰最终被扑灭,但一切却已显得太迟了。

政义不断地哭着、哭着。对不起。对不起。比起失去优子的悲伤,他最先涌上心头的话语是满怀谢罪。

政义回想起以前,一个从母亲那里听来的故事。

那是关于几代之前来到鸟越家的一个女人及她小孩的事情。

除此之外还有关于那个小孩手上拿着的花的事情。

政义紧紧地抱着优子仰望长空,奈何月夜的彼方却缺少月亮的踪影。


一、清音


事情就发生在那次大战过后不久。

清音正式成为鸟越家的使用人即将两周,关于屋邸的布局以及自己的工作,清音大致上已开始能够适应了。虽然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工作,但她却...

1 / 5

© 坂口UN-GO | Powered by LOFTER